• Facebook Clean
  • Twitter Clean

从非人化与空心化说起

03/07/2018

一    人 - 亚人化 - 非人化

 

    一次和法国的同学聊起黑奴贸易,我很诧异为什么那时的人可以把人那样的运输买卖,我的同学告诉我,因为当时,奴隶主觉得那些人不是人。但我奇怪的是奴隶长得和人一样,怎么能认为不是人呢?多年后,我读到很多分析二战杀戮犹太人,苏联大清洗,文革中的人与人的关系等书籍,我渐渐明了,将人看作非人是需要逻辑的,大概是这样,首先要将人去细节化,由立体变为扁平再变为标签,即是把一个个体的具体生活细节与其情感对外人屏蔽掉,而后将个体概念化,用一个标签对外标出。这个个体在他人眼中只不过是标签在现实中的附着物。比如敌人,比如罪人,如果可以将人字去掉。用动植物替代,如犬,虫,或是植物。这就完成一个人在他人意识中的人至亚人化,最后到非人化的过程,这个对象在我们的认识中便如水杯一样,坏了是可以替换的。这就为日后的为所欲为埋下了伏笔。

 

     这样的过程同样需要对象自我的配合,而个体的心理配合发生模式首先可能是需要人对历史的认识由一个状态认识转变成带有宗教性的信仰型认识,即否定历史的偶然性,将历史的必然性宗教化。这样为人能够不分对错地承认现实的正确性打下基础。因为扭曲现实的带有宗教不可质疑样式的正确性与人的内心的怀疑产生对立。唯一的出路只有自我否定。继而强行改变自己,进入压抑与服从的状态。强行使自己相信意识形态,洗脑与服从组织控制,即个体进入非人化综合症状态。

 

 

二     关于我看到过的一段文字

 

    11岁时,母亲送我一本译林出版的高尔基的《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的合本书。很厚,很重。暑假中父母去上班,我闲的无聊就反复读了几遍,看的懵懵懂懂,但记下些带有感受的文字。

这里我将《在人间》的结尾摘录如下:

 

    四周一切,沉沉欲睡,万籁无声,一切都好象在不乐意似地摇动,但不是由于对生命的热爱,而是由于一种苦闷的必然性,无可奈何地在动。

  真想给整个大地、给自己击一猛掌,使万物,连同我自己在内,一起象欢腾的旋风一样旋转起来,象相爱的恋人们的欢歌曼舞一样旋转起来,沉浸在新开拓出的美好、生机勃勃、诚实正直的生活之中。

  我想:

  “我必须把自己改变一下,要不然我便会毁灭……”在那种阴郁的秋天,那种不但见不到太阳,甚至感觉不到太阳,连太阳都忘记了的日子里,我常常有机会徘徊在森林中,迷失了道路,走到没有人径的地方,我已倦于寻找,但仍咬紧着牙齿,顺着茂丛、枯枝、沼泽地滑溜的草墩,向前直跑。终有一天会走出一条路的。

   我就决定照这样干。

    这年秋天,我怀着也许可以设法上学读书的希望,出发到喀山去了。

 

 

斯大林与高尔基(1931年)

 

 

    我记得高尔基是很配合斯大林清洗工作的,他成为模范作家,周游苏联。这里就不多说了。

 

    我记得多年前当我离开中国前,我看到很多无奈的现实,他们有些触目惊心,且一次次敲击着我的灵魂。我心情坏到极点。现实的困顿如一种具有很强附着力的胶质物质,附着在身上,无法抬起手臂,或迈出步伐。就如陷进泥沼。想到自己未来将变得苟且不堪,愈加愤恨。决心要改变,要冲破这一切再次看到美好与希望。因此我选择走出去,去到那个未知的世界。

 

 

三    关于启程的微观叙事

 

    至今想起,也许每个留学生,面对最初踏上飞机前的那一段旅程,一定都是感慨颇多。至于我那时具体的事情也许是这样的:

 

    “ 在首都机场的轨道车车尾,转过身看着后窗外的景物慢慢地远去,一种莫名的情绪如泉涌一般,从心底顶到喉咙,使我无法呼吸。过了安检,我推着行李车,漫无目的地在航站楼中走动,只为了将难过的时间快些消磨掉。还有那么多不甘心与遗憾留在身后,但我能怎样呢?只有义无反顾的前方,即使心中纵有多少不舍,能做的仅仅是在前行中回头再看最后一次。在登机的路上,我看见玻璃中映出的我的模样。那个人带着眼镜,独自背着高过头顶的背包,穿着蓝色的冲锋衣,迈着步。走向那停在巨型落地窗外的承载着未来命运的翅膀。”

 

 

四    文学性描述,游艺厅与娱乐

 

    在第三部分中,描写自我历史的文字被加入文学性,而这里的文学性本质上是用来肯定意义的正确性与增强意义感。

 

    似乎日本常见一种大型游戏楼,里面有各种游戏机。当你靠近时就能听到里面游戏音乐混杂的噪音。它每块窗户上贴满动漫广告,用以遮盖内部的灯光与混乱。从十几岁到六十岁的人来到这里度过时间。我常想为什么别的国家很少能看到这样的东西,而日本却如此普及?

 

 

东京街头的游戏楼

 

 

    也许它就是最好的《娱乐至死》与《美丽新世界》的案例。即当社会固化到人们看不到改变命运的希望时,人们就会失去生活的快感,但社保制度可以保障人的基本生活。不会将人们推上造反之路。那么个体便去虚拟世界寻找快感以抚平现实世界的无望与伤痛而延续生命,这是依照管理者目的而建立的恶性循环。管理者需要听话的优秀绵羊,所以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基本是不能独立思考与没有完整自我概念的实用性个体,而优秀的绵羊毕竟不是真的绵羊。个体至少需要快感才能延续生命。因此在某些意义上娱乐是极权下的消费社会制造,倡导出来的精神鸦片。这也许是一种更高明的控制模式。它植根于个体自我概念的劣质化与空心化,更植根于人们本性中的懒惰与恐惧。

 

    个体能够客观地回看自我的历史,原生家庭的历史,社会的历史。并以此为基础构建我的概念。再依照自我的价值观进行批判反思,修正自我的道路。从而保持精神上的独立。通过现实的拓展得到现实中的快感。这是一种个体的能力。也许每个人都希望被人平等的对待,希望得到基本的尊严。但平等与尊严是基于每个个体都产生自我意识之后相互摩擦,妥协而形成的规则,由此上下级的控制关系才能变为合作关系,当人们开始会对自己说不的时候。才有可能产生现实意义上的尊严。因此构建一个坚固的,体系化的,精致的自我概念,才是现实中基础必要的一步。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