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ebook Clean
  • Twitter Clean

关于绘画过程的思考之九 真诚 感受 关系 可能性

02/11/2016

当我再一次尝试用新的方式看待这个世界时,突然惊奇的发现其实一切事物都在竞相表达着自己的状态与感情。所寄托的语言便是形状,颜色,体积,质量,材质等。有的是以一种倾轧的方式讲述,有的却如短诗一样精微。我试图描述这些感觉,可经过语言翻译后却不再是他们了。某种程度上讲世界不是人与人的纠葛那样狭窄,人与物与自然也是可以交流的。所以我的本体概念也逐渐消解,那些所谓我的观点,看法,对我也渐渐不再重要。而回归于一种普遍平等状态,这里多少有些“物派”的味道。但又没有他们那样的“积极”与“做作”。我喜爱这样的状态,因为他会让我所做的东西更加自然,细腻。

在我看来,艺术家通过构建方式提出问题从某个方面组成了艺术的本质意义。如米开朗基罗通过构建人性与神性的关系向那个时代问出了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是神的孩子吗?我是无限的吗?等诸多问题。他在作品中探讨,更在其生命历程中实践他的结论。再如波洛克通过混乱的,兽性的表达冲撞着有限的空间提出了人性与动物性,理性与兽性等在那个工业化时代中异化的感觉问题,人的概念在他作品中被变态与离散,而他的绘画以及生命的历程也映照了他所给出的问题的某个可能性,与他最大限度的对自我与外界的忠诚。

......

由此在我看来真正的大艺术家其生命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一件艺术作品,他的每一件现实的作品是这件由时空所书写的历史性的艺术作品阶段性思考的存在与证明。而那时的艺术品与现在的观众之间又形成了一个穿越时空的关系纽带。而这一切的基础便是各种关系的存在,其确立的同时又意味着新的真诚的可能性的给出。

我想可能性不只对艺术,同时在认识论层次也是一种很重要因素,也许是价值认同问题。但不可否认价值的认同取决于环境的差异,加之权利的介入,便可做起很多文章。但大体我想只要人们是喜爱真诚与未来的,且觉得他们是有价值的,值得我们为之做些什么的。那么人们也应该是喜爱看到真实的感受与更多可的能性,这也正是作为艺术家的责任与存在的意义。即艺术家不是把艺术当做取悦于人的工作,以此挣钱谋生,满足私欲。而是应当向社会,向所有人给出自己因社会分工所保留的独特的视角、感受与理解方式所发展出的一个种可能性,为他人提供一种由真诚表述出的真实,以及特有的观看、思考与感受的语境。即使这是艺术家本人无意给出的。当然我很确定,艺术不简单等于形式的创新或某种手工艺。更不是所谓的时尚。它所承载的是人类的灵魂。是超越于语言而进行的心与心的交流。好的艺术不是逻辑的思考,不是语言的修饰与阐释,而是要出于人心而入于人心的。

   由此我迈出一小步,进行了新的实验。关键点在于对既有图像的运用。事件背景为卡廷森林事件与卢旺达事件,通过既有图像所携带的微观叙事性,与其他事物因素进行组合产生新的关系,如时空关系,形状色彩关系,连接方式等等。由此探讨,研究人的群体性关系,与时空转换的感受等诸多问题。

 

 

 

   在这套作品中有很多单独的点在我看来很重要,我罗列如下,比如艺术瞬间的思考,瞬间慎重的确定,随机应变自由的态度 。打破规则,在自由中让各要素与现实各因素建立关系,从而再众多关系中寻求更多可能性。

 

 

 

   拼贴的立体性,其三维形态,由此产生的不同的视觉角度, 因观看者的视角变化产生的意义的可能性。

 

    不相关的东西被并置在一起,机械的强行打破绘画具有的诗性。让人产生无尽的想象。把不同材质,文本,符号进行一加一等于二的组合,通过人为方式的介入既有图像改变其可能性。产生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表现力,且在有无之间摆动。

 

    直接探讨撕扯,割裂,破坏,穿透的价值

 

 

    布展的,拼贴的摆放问题是如何让作品与空间产生关系。而形成一个最好的状态展示出来。让作品与空间发生纠葛。

 

 

 

    肯定的形态,忧郁的形态,缠绵的的形态,像什么但又什么都不像。交织在一起的形态。

 

 

 

       怎样提供更多视角地观看,体现作品的完善性。


 

    通过一张简单的纸,搓揉,裁剪,撕扯,产生机理的效果与其他材料并置。在视觉因素里包含了触觉的可能性,触觉方式的视觉经验。

 

 

 

    关于拼贴中的背景问题,实际实际是空间问题。不同纸张的质感问题也是空间问题。不同的纸张不同的颜色分割出不同的空间。人与空间的关系给出的多种可能性。

 

    对于已有图像的解读后的再表现,背景中的空白也是另外一种空间。

 

    字的形态与纸张的形态构成新的空间与新的可能性。一句话模糊的重复,又介入另一个形状。视觉语言化与图像的结合,同时又是形状与形状的结合。产生的新关系。

 

    由纸张颜色所分割的空间似梦中梦的感觉,在不同纬度强行的穿插与撕裂的感觉,他又是一种直接对现实事件的映射。

 

 

 

    掩盖与出示的关系等等问题的探讨。

    以上等等,我想是一个新的开始,意义不在于结果的展示,而在于新的可能性的开启。对于过往,艺术的结果是重要的,因为它证明了那些思考印记的存在。而今对于活在当下的我,将来未知的结果并不是我的目标。因为只要有了美好的动机,未来的可能性与坚固的过程,我想结果的存在是必然的。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