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ebook Clean
  • Twitter Clean

关于绘画过程的思考之五 新的开始,新的问题。

12/06/2015

     12年秋天,我再次踏上独自去法国的路。除了例行的行李外,还有20公斤的油画。当坐在T3的通勤车上安静下来后,百感如水喷涌而上,临行的告别,前途的未知,家中的变故,母亲的期许等等,等等。它瞬间膨胀交集后几乎使我窒息。于是渐渐的在恍惚中踏入机舱,恍惚中又再次踏出舱门,身边只有我一人,而脚下的土地已在万里之外。

   起初我住在老箍桶匠葛朗台的昂热。一位50岁的叙利亚人常来我所住的房子里度假。他人善良、真诚,是个不拘小节的艺术家。我们很快熟识,当时叙利亚内战正酣,聊天中通过法语相互翻译中文与阿拉伯文关于战争的新闻成为我们的主题。我看到在各国的宣传中对同一件事的观点态度全然不同。我很感兴趣的便是这不同的动机。

   叙利亚内战。是个过于宏大的话题,牵扯了太多的历史与现实利益的纠葛。我看到一个小国是如何被作为大国利益筹码而被随意抛弃或是撕碎的。在各国在利益面前普通人的愿望是被利用的,任何美好的词语都被口号化,继而变为人与人相互残杀的借口。对于这场战争我是一个旁观者。但对于这个叙利亚艺术家与其留在阿勒颇的家庭,还有那些身处叙利亚的具体的个人,他们却是别人罪恶欲望的直接承担者。其每一天都要面对生死的未知,食物的短缺,四处的流亡,亲人的死讯......这又是多么沉重。但在这里谁会在意呢?那些在意者也许更在意怎样运用这些痛苦与死亡作为自己向他国索取更多利益的筹码。

   13年,我进入美术学院继续学习便想将我看到的画出来。

 

   过程是这样的:

   画什么?

   画看到的。

   看到了什么?

   照片,视频。

   那就找些自己喜欢的照片视频组合一下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画出来。

   当时隔一年后再次拿起画笔,我又开始面对尚未解决的问题。即对于我什么是绘画。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我能回答这个问题,便能回答另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绘画。我给出这些问题的答案,是在我完成论文后的一段时间里。这是个漫长的实践与思考的过程,前后经历了11年。而当下还有一个更具体的问题便是:我的绘画与照片,photoshop的区别在哪里?由此我便试图开始分析的我的绘画过程。那时想出的理由便是:“因为笔触与颜色可以表达我的情绪。”可是这个理由牢靠吗?这是万能的理由,就如对于:“你为何画画?”的回答是:“因为我喜欢。”一样。万能的理由其实与没有回答一样。可当时我无法再给出更牢靠的答案了。

接踵而至的第二个问题便是,我对于这张画主题的目的性是什么?我为什么要让这些人在我的画面中一字排开如电影海报一般。继而衍生出另外的问题:关于此画的目的性表述的叙事性。绘画是用来表达的吗?怎么表达呢?可表达是文学和语言应该做的,绘画需要如文学,语言一样表达些什么吗?那么何不直接写篇论文发表呢?绘画除了记录图像的意义外,还有其他意义与否?

   今天,回头看这还张画其实有很多可取之处,画面自然放松无拘无束。是一次大胆尝试。我第一次不在乎以前既定标准的束缚。开始以打破现有规则追求更可贵的艺术的自由为目的。人看到别人给自己思想带上的枷锁容易,而察觉自己给自己思想带上的枷锁难。继而鼓起勇气扔掉这枷锁更难。其实这也算我继续学习的目的吧。即打破旧有的思维框架,构建自己全新的,更为坚固的艺术思维体系。

Please re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