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acebook Clean
  • Twitter Clean

《 黄金时代 》与随想

09/09/2015

   前几日看过王小波的《黄金时代》感到王的确是天才。看完后的日子里,结尾的一段话久久地闪烁在我的脑海里。说起这部书给我的感觉的,至今依然是手足无措的。他太好了以至于我总感到措手不及与无从说起。看似无情的每一句话却是那样的实在与掷地有声。轻描淡写的背后隐藏着那最纯真的东西。那些微小的细节掏空了我的逻辑思维。致使我无语言表。

 

   对于那结尾摘录如下:

 

陈清扬说,那篇材料里什么也没写,只有她真实的罪孽。 陈清扬说她真实的罪孽,

指在清平山上。那时她被架在我的肩上,穿着紧裹住双腿的筒裙,头发低垂下去,直到我的腰际。天上白云匆匆,深山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刚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打得非常之重,火烧火撩的感觉正在飘散。打过之后我就不管别的事,继续往山上攀登。 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记得读到这里时我反复地小声重复几遍。心里涌动着莫名的感觉。也许小说大可以收尾于此。

 

   我总在奇怪,为什么不给王一个诺贝尔奖呢,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人的感情与文学呀。也许他没获奖的原因是因为外国人是看不懂中国的。他们看到的只是自己想看到的中国罢了。哪些是什么呢?他们认为的中国元素吧。比如异域的衣着,异域的光怪陆离的历史故事。抑郁的饮食等等。而那里每个人感情,思维方式其实是不对评委口味的。他们不想知道这些,更没必要要他们知道这些。也许,为了有更好的自己的思想与自己的文学,中国是没必要去争那个外国的奖的。但我们中国人的自我价值不是自己给自己的而是依靠别人给的。因此这点的改变是要触动中国人本性的。

   书中王小波写出了一个又一个理由,这些理性却在写一个非理性的爱,爱真的需要那么多理由吗?我很恐惧我们自己的现实性思维,我可以给我们找出很多理由证明这现实性的思维是合理的,比如我们说自己遗传了农耕社会的思维方式或是生活的太苦了、太不易了,再或需要安全感等等。

   可是恰恰就为了那么点现实的利益把自己计算进去了。挣钱成为人生目的,爱情成为了现实交换。我们最好的东西都去哪里了?为什么我们的青春,爱情交换来的便是装自己的水泥盒子与玻璃铁盒子呢?每想到这些我便觉得可悲起来。在我看来我们的苦难是自己给自己的。而这个社会还在不断的宣传我们的苦难是合理的,这些导致苦难的思维是天经地义的。在电视中,在教科书中,在老师身体力行中。

   突然又记起一部电影,叫《武侠》的,其中有一个情节,是甄子丹饰演的一个角色,他为了与黑道分开,断了自己的手臂。看到那里我心里一惊,暗暗的叹了口气。这是罪孽的代价呀。我们很多时候总想投机取巧。想不付出代价让自己变好。可是结果只有自己变的愈加的可悲而不自知。而现实性的思维也便如此。就如我见过很多人抱怨别人对他不好,说自己身边总是小人。而他不自知自己其实就是他所述人中的一个。因为他太想得到了,太注重现实了。而当他再一次面对选择时他依然不愿付出代价,退回到原来的路上继续循环。

   言归正传,在我眼中王小波写的是亚当和夏娃。他们身处在一群非人的人中。我还记得陈清扬挂在脖子上的鞋与他们被捆在一起的情节。也许今天依然如此,社会中个人价值的单一化。道德标准的单一化,个体的思考力的贫乏。有时我在问自己如果宣传介入,再运用起个人崇拜,在煽动起政治性的宗教热情。我没还会不会重演一次蚊革呢?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中国人是否已经深刻的的思考清楚诸如自己为什么活着,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工作等诸多问题。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认真研究过我们自己,是否可以以第三者的眼光审视自己。等等,等等。

   前两天我看到法国领导人表态,他们说:他对中国长期经济增长充满信心。我似乎看到法国人说这句话时心底的窃喜。因为他们知道中国钱是怎么来的,也知道在法国买庄园的中国人有多大方。而我同时又看到中国高于法国的物价,与最近一次的工资调整。

Please reload